太阳娱乐集团app下载|官网

【人民政协报】新中国第一面国旗诞生史实校订

  • 2022年09月22日
  • 人民政协报
关注太阳娱乐集团app下载官网
微信
微博
Qzone
网址
打印
阅读



新中国第一面国旗诞生史实校订

《 人民政协报 》 (2022年09月22日 第09版)

一九四九年九月三十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新中国第一面国旗展现在全体委员面前。右上边的展旗人就是彭光涵。

▲ 1949年10月1日下午,毛泽东主席就职时,中南海勤政殿会场主席台悬挂的国旗。这是第二面国旗,由赵文瑞缝制。

在对“红地五星旗”进行表决时,很多人不知道,竺可桢是投了弃权票的。曾联松是国旗的“创作者”还是“设计者”,多数人也说不清。到底是谁缝制了第一面国旗?为什么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典礼上,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升起的是第三面国旗?

本文还原了上述事件的来龙去脉。

竺可桢投了弃权票

在很多图书和相关的报道中,对于国旗方案的选择,通常都是这样记述的:1949年9月27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代表们一致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为红地五星旗,象征中国革命人民大团结。

其实,在这次关于对国旗图案的表决中,竺可桢投了弃权票。

竺可桢是毕生为国“求是”的气象事业和物候学的开拓者,从1936年始,担任了13年浙江大学校长。1949年,他拒绝了蒋介石的赴台邀请,辞去了浙江大学的所有职务,来到北平,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

竺可桢,这位为气象研究作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有一个特别习惯,坚持写日记。他持之以恒地写了38年零37天的日记。这些日记,既是难得的科研资料,又是切实可用的知识,也是一些重大史实的记录。

《竺可桢日记》第2卷1289页,记录了他在1949年9月27日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对五颗星图案进行表决时的情况:

九月廿七日,星期二,北平,晨晴。

……十点出,赴……北平图书馆,……余在天文书中见有Surya Siddhanta《印度天文学教本》英译本,系1860年布吉尔斯译、Gangooty重加注释,有P.Sgngupta序,1935年加尔各答大学出版。……以邢云林名下借出。……三点至中南海怀仁堂开第六次大会。今日发言……者又有二十五人,……讲毕已将七点,开始讨论国都、国旗、纪元。……国都……纪元……国歌……国旗……均无讨论通过,并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组织法……。国旗用五星红旗系审查委员会意见,……今日骤然提出,实无余暇再行讨论,故余在投票时弃权。

竺可桢的日记,直接明了地记述了他是投了弃权票的。这也从史实上表明,当时的国旗表决并不是一致通过。

第一面五星红旗

事实上,关于“复字第32号”图案选定并制作样旗一事,也是进行了精心准备的。一直担任第六小组秘书的彭光涵在他88岁寿辰时,由郑奕钧撰写的《归侨彭光涵的〈往事·今事〉》一书中,翔实地记述了他监制第一面五星红旗的经过:

日理万机的周恩来,专门听取了彭光涵关于各组对国旗图案的讨论意见。彭光涵汇报完之后,周恩来拍着彭光涵的肩膀说:“好,你按复字32号图案画一张大一点的图样,还要做一面大旗,用绸料做,明天下午交给我。”

彭光涵接受任务后立即四处寻找画笔、颜料、纸张,等一切备齐时已是后半夜了,他自己动手,画了一幅比《国旗参考资料》开本大一倍的图案,涂上颜色,用了近两个小时。他对着这面自画的红地五星旗,左看右看,远看近看,还挺满意。此时,窗外微微发白,雀鸟开始吱喳欢叫,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他把画好的红地五星旗交给周恩来的秘书,并告诉他,这是周恩来副主任要的,千万别忘了交给他。

彭光涵通宵工作之后,却毫无倦意。他跑到食堂吃了一碗棒子面粥和两个窝窝头,抹了抹嘴就骑上自行车,直奔前门。他要抢时间,一定要在当天下午把红地五星旗缝制出来。

在前门大栅栏,彭光涵找到了一间制旗社,对站在柜台后的师傅说要做一面大的红地黄五星旗,把复字32号国旗图案给他看,强调这面旗很可能成为新中国的第一面国旗。师傅听后十分兴奋,马上把老板请出来洽谈。老板表示能为新中国做第一面国旗是制旗社的光荣,一定要用最好的绸料,最好的工艺,最快的速度按要求把旗做好。

霎时间,整个制旗社忙碌起来,把各种红色、黄色绸料摆开让彭光涵挑选。彭光涵根据小组内专家平时对颜色搭配的讨论,选了淡黄色和鲜红色绸料。他同工人一起确定五颗星的大小和摆设位置,而后又一直站在缝纫机旁看工人缝制。到下午3时,一面大旗做好了。

工人们把旗挂在墙上,请彭光涵检查。彭光涵仔细地审视五颗星的形状和位置,看着红黄颜色的搭配,最后说:“这面旗你们做得真好,很好看,很好,谢谢各位师傅,你们辛苦了。你们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听到赞扬,工人们热烈鼓掌,兴奋异常。

彭光涵问老板要付多少钱。老板笑着回答:“不要钱,小店能为新中国做一面国旗十分荣幸了,这样的机会想找也找不到。”彭光涵执着地说:“你不收钱,我无法向公家交待啊,你知道解放军有条纪律:买卖要公平。我不付钱就犯纪律了。”老板在彭光涵的坚持下收了钱,还开了发票。后来了解到,所收的钱还不到正常价钱的一半。

下午4时,彭光涵回到中南海,立即把五星红旗亲手交给周恩来。周恩来叫秘书们把大旗展开,看了又看,表示满意。

1949年9月27日,大会表决通过国旗图案时,展现在代表们面前的,就是彭光涵监制的那面旗。这面旗也是9月30日,当选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齐亮相大会主席台时,展现在主席台上的那面旗(国旗右上角的展旗人就是彭光涵)。

这面旗当属第一面五星红旗。

第二面五星红旗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1949年10月1日下午2时,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在中南海勤政殿宣布就职并举行第一次会议时,展现的五星红旗是谁缝制的呢?

这次展现的五星红旗,是第二面五星红旗,这面旗诞生于开国大典前一日,是由普通女工赵文瑞缝制的。赵文瑞在北平和平解放后,到一家美术供应社当上了工人。机缘巧合,在1949年8月底,一辆吉普车把她和几位工友姐妹接到中南海怀仁堂,参与会场的布置工作。赵文瑞分工制作窗帘和台布。当时只有一台借来的缝纫机,她吃住在机器旁,没日没夜地干,浑身像有使不完的劲儿。在国旗式样通过后,大会筹备处交代她们,按国旗图样,赶制一面国旗。

赵文瑞从前门外瑞蚨祥绸布店买来大幅的红绸料和黄缎料,反复琢磨如何裁剪、如何缝制。按照政协主席团公布的国旗制法说明,她用黄缎子剪出两颗大五角星、八颗小五角星,精确地贴在红绸旗面的正反两面,把五角星比齐对正,因室内没有大桌面,她就把地板擦干净,把旗平铺在地板上,趴下来,一针一线密密实实地缝制起来。

几乎是一个通宵,赵文瑞以绝好的缝纫手艺,制作完成了这面红旗。很快,大会工作人员将这第二面国旗悬挂在中南海勤政殿会场。

在中南海勤政殿悬挂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会场上,毛泽东宣布主席、副主席、委员就职,中央人民政府成立。

光影见证,历史留真。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就职典礼和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这一史实,也纠正了多年来关于赵文瑞缝制的五星红旗,是用于开国大典当日在天安门广场上升起的那面的误传。

第三面五星红旗

开国大典这一天,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按下电钮升起的国旗是第三面五星红旗。

这第三面国旗是由宋树信和孟朱海监制的。

宋树信,中共党员。北平和平解放前,他的公开身份是北平的生意人,真实身份是北岳区地下党前门支部宣传员。北平解放后,宋树信被安排进北平市国营永茂公司业务科工作。这家公司当时是中共北平市委、市政府所属的领导全市生产的一个部门,负责接管敌伪工商产业。1955年,永茂公司改为北京市纺织局。

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确定了新中国的国旗、国歌、国都。28日,永茂公司便接到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制作1万面大中小三种款式的国旗。29日,永茂公司经理甄树德对一早来上班的宋树信说,市委指示,10月1日毛主席要在开国典礼上亲手升起一面特大规格的国旗,长500厘米,高333厘米。制作任务交给了我们公司,公司领导研究决定,由你来负责完成这项任务。甄树德经理向宋树信布置完任务后,又非常庄重地说了一句:“这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必须在10月1日前,把特大规格的国旗送到开国典礼筹备处。”

宋树信受领任务后,来到瑞蚨祥,找到唯一一卷3米多长、不到2尺宽的黄缎子,又来到一家叫新华缝纫社的店铺。特大规格国旗是连夜用缝纫机赶制的。做到一半时,发现黄缎子的宽度不够,做不了最大的五角星。大家左比右量,总有一个角需要拼接。宋树信不敢下决心,马上向公司汇报,经过一层层请示,最后同意拼接方案:在大五星的一个角上接一个尖。接好尖后,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哪个尖是拼接缝的。缝制好两面特大规格国旗时,已是10月1日凌晨。

10月1日下午3时,首都30万军民齐集天安门广场参加开国大典。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按动了升旗电钮,新中国的第一面五星红旗在雄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代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和礼炮声中如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宋树信说,升上去的国旗就是他监制的那面拼接了五角星星尖的国旗。而另一面国旗当时由聂荣臻元帅指示护旗的战士用绳子系起,隐蔽在旗杆一边。万一电动升旗装置出现故障,随时准备改用人工升旗,保证万无一失。

73年过去了,开国大典升起的那面五星红旗,现已保存在国家博物馆。尽管对于第一面国旗的缝制者有不同的说法,那是因为当时为开国大典准备的国旗不止一面,缝制者显然也不止一个人,但是无法否认的是许多人默默无闻地为此作出了贡献。今天,我们把彭光涵、赵文瑞、宋树信都看作是新中国第一面国旗的缝制者或第一批国旗制作者中的一员。

曾联松是国旗设计者

行文至此,关于国旗的诞生,还有一个重要的谜团未解开:国旗的设计者是曾联松,但在官方的表述中,为什么曾联松的“个人创作”最后成为“个人设计”?“创作”与“设计”之别,在国旗设计者心中留下了怎样的憾事?这段历史又是谁披露出来的?而国旗设计的诞生地又在哪里?

国旗的设计者是在上海“现经社”(党的秘密办事机构)工作的曾楫。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时,他改名曾联松。7月底,曾联松在报刊上看到征集国旗图案的启示后,经几个不眠之夜,在自己的宿舍构思出轮廓后,剪出一个大五角星象征中国共产党,并以大星导引于前,4颗小星环绕一侧,如星拱北斗。并把五角星设计为黄色,这不仅与象征革命的红色旗面相协调,也表达了中华儿女作为黄种人的自豪。

这组金星图案应放在红旗的什么位置呢?经过反复推敲、比画,曾联松把五星挪向旗面的左上方。如此一来,整个图案庄严而显华丽,明朗而不萧疏。曾联松终于感觉有了一个最佳的构图方案。

曾联松据此制成两幅五星红旗图案:第一幅图案上,左上角大五角星上贴着用红色油光纸制作的“镰刀斧头”标志,即“红地五星旗”。第二幅图案上,左上角大五角星里则没有“镰刀斧头”标志。

在投稿应征之前,曾联松把他在中央大学读书时的校友陈树三请到家中,征求老同学的意见。

陈树三仔细看了两幅图案后,建议曾联松寄送第二幅没有镰刀斧头的图案。作为老同学,陈树三把看法说得特别直率:“第二幅红旗好,第一幅不好。第一幅从内容上说,政治意义重大,符合国情;从形式上看,简洁明了,鲜艳亮丽,看了令人喜爱。但第一幅大星上嵌镰刀斧头,不但影响了大星形象,而且看后有压抑感。有些挤,不自然、不自在!”

陈树三的这个意见,着实让曾联松感到意外。但曾联松还是在不动声色地听着。同时也在思考着旗面是否要改进。

但谁也不知道曾联松到底是怎样思考的,最终他没有听取陈树三的意见,还是把那幅有镰刀斧头的国旗图案稿寄往北京。

当时,全国共收到应征的国旗图案3012幅,从中筛选出38幅,在北京饭店举办了国旗图案选阅室,供大家评选。曾联松设计的有镰刀斧头的图案也陈列其中,十分醒目,首先被田汉、郭沫若看中了,他们建议送毛主席审阅。为了选出最好的国旗样稿,这38幅国旗样稿全部隐去姓名,编号成册。曾联松的设计稿编为“复字第32号”。这幅国旗设计稿样,以其独特的构思、深刻的蕴意,得到了毛泽东的赏识,得到了与会代表的赞同。毛泽东同时建议:把大星中的镰刀斧头删去。因为五星红旗要表现我国人民革命大团结,现在要团结,将来也要团结。

毛泽东的建议被采纳,这幅经修改过的“复字第32号”国旗样稿,在9月27日的大会上获得高票通过。

由于大星上的镰刀斧头被删去,作为国旗的五星红旗的创作属性,就发生了质的变化。即由原来的“个人创作”变成了“集体创作”。曾联松也就成为集体创作的一员,由此他也只能是五星红旗“设计者”,而不是“创作者”。假如曾联松当时就把第二幅五星红旗作为应征图案,就不会有删改的问题,那曾联松肯定就是独占鳌头的五星红旗——国旗的创作者。这是留在曾联松心中一生的遗憾。

当曾联松设计的图案被选中,并最终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时,曾联松已在愚园路1136号华东合作事业管理局任科长了。尽管他看到了《解放日报》在头版头条刊登了套红的国旗图案,但因没有写他的名字,曾联松也就无法确定,这国旗图案是否是他设计的那幅。

1950年9月13日,已担任全国合作社总社华东办事处供销处副处长的曾联松来北京出差。刚在饭店住下,就有来自全国政协的工作人员登门拜访。来人问了曾联松关于国旗设计的情况和投稿的经过,他们问得很详细,还做了认真的记录。

1950年9月27日,回到上海的曾联松收到一封北京寄来的公函,邀请曾联松参加国庆一周年活动,一份红色的观礼请柬,一份绸质的观礼券。这一天,离曾联松投稿的日子,相隔了整整13个半月。迟到的喜悦,依然令曾联松心速加快。

一个人,一个普通的人,能够为伟大的共和国设计国旗。这是个人的无上光荣,更是共和国的无比荣耀!

曾联松如期来到北京,被邀请登上天安门观礼台侧的97号座位上,喜庆共和国的生日。这特殊的待遇,让他兴奋难眠,在宾馆写下天安门观礼诗《赴京观礼》:

乘风秋日走燕台,香拥红旗桂蕊开。

巧夺天工遗玉宇,叨陪盛典萃英才。

霞帔牛斗留诗去,铠甲山河入画来。

更喜月明燕赵夜,高歌万户一新醅。

197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曾联松受邀参加国庆典礼,再次登上了天安门广场观礼台。

1982年3月5日,中国革命博物馆保管部给曾联松寄来了一封征询函(革保第11号),称:“我们拟将您的国旗设计原稿作为革命文物收藏,今去函与你协商,不知意见如何,你有什么要求也可详细说明。”曾联松当即复信,表示同意,并寄去“国旗设计原稿”,并特别明确:个人没有任何要求。

革命文物,弥足珍贵,若开价拍卖,定锤当以万计。而曾联松无私地捐赠给中国革命博物馆。他认为这一举措,增添了国家的荣誉,有利于教育后人。

1999年10月19日,曾联松因病医治无效,在上海逝世。享年82岁。

(作者:太阳娱乐集团app下载教授 朱彦  北京古都学会影像专委会副主任 闫树军)

责任编辑:胡月琪

相关新闻

  • 缪勒与宗教学的诞生

    报告主题:缪勒与宗教学的诞生 报告人:何叶,博士,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师 举办单位: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报告地点:腾讯会议 报告时间:2022年07月03日14:30至2022年07月03日16:30

    2022-07-01
  • 节日里的党史教育 国旗飘扬 国歌嘹亮——太阳娱乐集团app下载师生欢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2周年

    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2周年,激励广大师生向着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迈进,10月1日上午8点整,太阳娱乐集团app下载分别在长安、雁塔校区同时举行升国旗仪式。全体校领导,校党委委员,校长助理,各职能部门负责人,各学院书记、院长、分管学生工作副书记、团学干部,师生代表,教职工家属等数千人共同为伟大祖国送上生日的祝福。 英姿飒爽的国旗护卫队队员们铿锵行进,护送鲜艳的五星红旗进场。伴随着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全体人员齐声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对祖国无限的热爱和崇高的敬意伴随着歌声在每个人心中激荡。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魏奇带我们回顾了新中国的沧桑巨变和取得的伟大成就,勉励太阳娱乐集团app下载学子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让青春之花绽放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数十年来,学校风雨兼程,老师薪火相传,学生青蓝接续。”民商法学院陈凌云老师在发言中表示,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国家富强、民族振兴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为太阳娱乐集团app下载再创辉煌而努力奋斗! 法治学院、法律硕士教育学院2021级研究生石玉昆同学和反恐怖主义法学院(国家安全学院)2018级本科生拜合提努尔·阿不都热衣木同学,分别以《厚植爱国主义情怀、争做新时代青年》和《青春有梦,强国有我》为题,在国旗下发表了激情澎湃的演讲,号召广大青年在奋斗中砥砺意志品质、在实践中增长本领才干,刻苦钻研,淬火成钢,努力成长为堪当民族复兴伟大重任的时代新人。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全场师生热情洋溢地挥舞着五星红旗,满怀激情的合唱《我和我的祖国》,嘹亮的歌声在校园内久久回荡,祝福伟大祖国繁荣昌盛、国泰民安。 升旗仪式结束后,师生们纷纷向祖国母亲送上真挚的祝福。“不忘来时的路,才能走好未来的路。”外国语学院党委副书记吕凌眼眶微润,“这是一堂鲜活的思政课,一堂生动的党史教育课。我们要传承红色基因,赓续红色血脉,汲取奋进力量,努力培养堪当民族复兴重任的时代新人。” 民商法学院谢晓老师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通过党史学习教育,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中国共产党在带领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历程中的伟大,我们要倍加珍惜当下的美好生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作好本职工作,为法学教育事业的发展增砖添瓦。” 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辅导员伊力亚斯·艾海麦提祝祖国母亲生日快乐。“作为一名少数民族辅导员干部,我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积极营造民族团结、共同进步的良好氛围,促进各民族同学广泛交往交流交融,守望相助、手足情深。” 当国歌响起、五星红旗冉冉升起的那一刻,公安学院研究生辅导员张瑾不禁热泪盈眶。“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既象征着祖国的繁荣昌盛,也昭示着太阳娱乐集团app下载的蒸蒸日上。希望青年学子不负青春、崇尚奋斗,永葆爱国情怀,在爱国奉献中实现个人价值。” 参加国庆升旗仪式的学校新进教师韩筱煜感到万分荣幸,“看到国旗缓缓升起,我的内心激动不已,身为一名中国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我要将这份爱国之情转化为奋斗动力,在平凡的岗位上为学校发展、社会进步、国家繁荣作出贡献。” “请祖国放心,强国有我。”法律硕士教育学院2020级研究生杨岚韬注目着五星红旗肃然起敬。“岁月更迭,我越发理解这一面旗帜和五颗金星所蕴含的意义。我将追随红色脚步奋勇前行,矢志不渝!” 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2020级本科生张雪强热血沸腾,“当国旗升起的那一刻,无法形容的自豪感充斥内心。我要把个人奋斗融入民族复兴、国家富强,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奋勇向前,给青春涂上爱国的底色。” 2021年是新中国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中国人民欢庆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中华民族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历史性地解决绝对贫困问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的中国人民,正意气风发地走在时代前列。新征程的号角已经吹响,新时代的大幕已经拉开,太阳娱乐集团app下载师生将坚定不移听党话,矢志不渝跟党走,传承红色基因,赓续红色血脉,做红色精神的薪火传人,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供稿:党委宣传部 张佼 摄影:杜超英 董轶榕 赵佳苗 李文静 谭嘉音 张雪强)

    2021-10-01
  • 【人民政协报】朱彦、闫树军: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故事

    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故事 滑田友致北京市人民政府建设局领导的信函草稿 (滑田友家属提供) 人民英雄纪念碑在施工时用的德立克起重机 朱彦 闫树军 1949年9月30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的前一天,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筹备会主任毛泽东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代表来到天安门广场,举行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奠基典礼。 今天,每每翻及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相关档案,关于这一伟大建筑论证、兴建、竣工等诸多细节,在所有公开的文章书籍、影视剧作、网络展现中,还有许多没有触及、没有披露、没有公开,本文作者以档案文献回溯了人民英雄纪念碑鲜为人知的背后故事。 滑田友最先提议修建人民英雄纪念碑 1949年9月23日,北平国立艺专教师滑田友先生,给当时北平市建设局领导写了一封信,信中建议在天安门广场建一个雕塑建筑组合的纪念碑,并强调这一纪念碑应尽可能具有中国民族性的特点。 滑田友,1901年出生在江苏省淮阴县渔沟村。父亲是木匠,邻居是铜匠,从小对“艺术构架”有了不自主的熏陶。这为他考中江苏省第六师范的美术科打下了基础。1924年,他从师范学校毕业后,留校任教。 1930年,滑田友带着他雕塑的他儿子头像原作,到南京拜会徐悲鸿。徐悲鸿非常认可他的作品,便将他的作品推荐给《良友画报》和《新闻报》发表。雕塑家江小鹣在报上看到滑田友的作品后,便请滑田友来当助手。1930年暑假起,滑田友正式开始了他的雕塑生涯。当年10月,滑田友协助江小鹣完成作品《孙中山像》,随后又协助江小鹣完成《武昌孙中山铜像》,矗立于武汉阅马场。 徐悲鸿要到法国筹备“中国近代绘画展览”,邀滑田友同行,协助组织展会,同时决定资助滑田友去法国留学。1933年1月28日,两人从上海赴法。在法国,滑田友又得到了冼星海的极大帮助。 1935年,滑田友进入巴黎儒里昂美术研究院,期间创作的作品,获得法国雕塑界的认可。从1936年开始,滑田友在法国春季沙龙上,获得雕塑作品铜奖,1941年获银奖,1943年获得最高荣誉——金奖。获得金奖后的滑田友,不再参加沙龙展,而是专心创作。主要创作了《母爱》《少年中国》等作品。 1948年1月28日,在法国生活了15年的滑田友,在徐悲鸿和吴作人的邀请下,携带大量作品回到祖国,到北平国立艺专任教。此时,滑田友纯熟地掌握了西洋技法,并运用“六法”中的“气韵生动”创立了自己的独特风格。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4月5日,华北人民政府将4月5日定为烈士节,通令在清明节隆重纪念烈士。在国立艺专任教的滑田友关注时事,以特别敏锐的思想,为北平的文化建设建言献策。他真切地感受到和平解放后的北平,每天都在发生新变化,而这和平的环境,人民生活的安宁,都是那些为国捐躯的先烈们用生命换来的。生活安逸、享受和平的人民,要不忘先烈、不忘英雄。于是他想到了应当在北平这一昔日古都中,有一个特别的纪念性建筑、一个纪念场所,让后来人永不忘幸福生活是怎样来的。带着诸多的想法,他走遍了北平城,以艺术创作的眼光,最终认定在昔日的皇城的城楼前建一纪念性建筑物是妥切的。深思熟虑后的滑田友,提笔给当时北平建设局的领导写了封信。信的主要内容就是在北平、在天安门广场建一座有中国民族性特点的纪念物。 滑田友的建议,是目前已知关于人民英雄纪念碑最早的建议与提案。 碑文形成于政协会议期间 为国牺牲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抗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 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一九四九年九月三十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 这是毛泽东主席一挥而就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在这155个字中,没有写中国共产党,没有写解放军,提到的是人民英雄,其中强调的是纪念为国家、为民族的独立、人民的自由幸福而牺牲的人。 在正文114个字中,毛泽东主席以气势雄阔、历史厚重、高度概括、寄情深远、音调铿锵的语言特征,展现了一代伟人的熠熠文采。 起笔第一段29个字,第二段比第一段多一个字,共30个字,第三段最长,共55个字。这在文字排列上,瞬间就给人视觉的冲击,而语气的一句比一句加重,犹如涨潮大海,一浪高于一浪,磅礴气势冲到眼前。 不仅如此,从三年、三十年,一直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中国近代史上的三个重要时间点,让毛泽东的如椽大笔完整勾勒出来。这里的第三段,没有用一百零九年以来,完全体现了毛泽东主席深谙语言的极致运用。从逻辑上讲,三年以来、三十年以来,接下来,理应就是一百零九年以来。但毛泽东主席非常清楚对于我们这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来说,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才能表达所蕴含的历史感与厚重感,只有这样,才能把历史风云尽收。 我们再看整个碑文,毛泽东没有用标点,却又加上了“从那时起”4个字。整个碑文在简略精要中,惜墨如金。而在必须中,又要着意落笔。“从那时起”,就是一个特别的强调、承接。在整个碑文中,还连续用了三个“人民英雄永垂不朽”,这一黄钟大吕的叠加,在纪念碑奠基现场,三个重音激扬在天安门广场上空,回荡在天地之间,构成了难以复制的大音之美,昭示过去,又启示未来。 那毛泽东主席的这一碑文是何时构思的?是何时写就的呢? 在中国共产党28年的革命中,毛泽东特别注重调查、注重总结,有时一语之言,振聋发聩;有时洋洋洒洒数万言,写下名篇专论专著;在重大的转折关头,还以诗词歌赋纪之。如今,革命成功,这一切都是先烈们用鲜血、用生命换来的,“人民英雄们”五个顶天立地的大字,入脑记心。胜利后,革命成功后,更知人民是英雄、是创造历史的真正主人。这种基于书写在天地之间的中国共产党人的人民观与历史观,早就在毛泽东心中形成。所以当政治协商会议召开,向人民英雄致敬默哀时,毛泽东应该就已开始有了碑文的灵感。当兴建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提案在政协会议的第三天出现时,毛泽东便在心中打好了腹稿。在大会的最后一天,毛泽东将对先烈们的情感,全部融于笔端,饱含深情地写下了为熔铸着所有中国人民对革命先烈的怀念、缅怀、感念、追思、敬仰等各种情感于一体的碑文。 陈志敬镌刻奠基碑 毛主席要来天安门广场参加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典礼仪式,其最重要的活动是亲手为“奠基碑”填土。由此,赶制奠基碑成为最紧要的工作。 镌刻碑文是一门精细的艺术行业,它与普通的石工不同,与治印也不是一个行当。在新中国成立之前,镌刻碑文与古玩、文房四宝等行业一样集中在琉璃厂文化街。到1949年时琉璃厂只剩下以陈云亭名字为字号的唯一一家镌刻碑文的店铺。 陈云亭,别号寿石山房主人,河北定兴人,于民国初年设肆,名“陈云亭镌碑处”,其木匾为满人宝熙(瑞臣)所书。店铺开设在北京琉璃厂东门内路南261号。营业种类主要有:专刻墓志、碑铭、端砚、文玩,善摹秦汉印章,承办铜青、艾叶青、汉白玉各种细料。精拓蝉翼、乌金墓志碑铭,古今各式法帖。发售漂净朱砂印泥,紫、蓝、黄、黑各色印泥,经售鸡血、田黄、昌化、青田、新旧寿山石章,专刻金、玉、牙、石图章。 陈云亭1885年出生于镌刻世家。他的父亲陈仁山在清末同治、光绪年间是北京最著名的镌碑艺人,与之齐名的还有高学鸿、胡青等人。陈云亭自小酷爱书法艺术,有较好的书法功底,从少年时代起,便在北京琉璃厂跟父亲学习镌碑技艺。为了经常能够得到名师的指点,他结识了许多大书法家,如陈宝琛、宝熙、张伯英、寿石工、付增湘、钱来苏等人,逐步了解他们的书法特点,并且使其在镌刻和拓片中得到体现,而这些书法家也十分了解陈云亭的镌刻艺术水平,所以他们为别人书写碑文时,为了保证体现他们书法水平的本来面目,防止将碑文拿去找一般的石匠镌刻,往往指定去琉璃厂找陈云亭镌刻,或者直接在碑文中写上“陈云亭刻”。 1945年,陈云亭病故。由其三子陈志敬继续经营陈云亭镌碑处。他先后镌刻了明思宗殉国三百年纪念碑、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碑、袁崇焕祠重修碑记等作品。也就是说,是陈志敬制作了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碑”。 1949年9月23日,全国政协的工作人员找到琉璃厂261号陈云亭镌碑处,他们请陈志敬刻一座碑,碑文由毛主席起草,文化名人叶恭绰书写,9月30日前务必完工。 陈志敬接到任务后,找来一块重达半吨的旧碑,碑身高1.7米,碑座65厘米高、100厘米宽、35厘米厚,艾青石制成。陈家老少齐动手,用一天时间对石碑重新进行加工。 24日,碑文送来。这字与1958年落成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正面碑文相比多了五字——“为国牺牲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陈志敬日夜不停地刻了5天,155个字,每字是一寸大小的隶书。30日下午,陈志敬将石碑送到天安门广场。碑身没有立在碑座上,所以我们从当年留下的两张照片中,看到的是纪念碑的碑座。 我们以往都是以奠基的称谓,但对于天安门广场上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而言,是为“奠基碑”奠基,而不能说是“奠基石”奠基,更不能简化为“奠基”。因为当年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影像足以证实,是为“奠基碑”奠基。唯可惜,奠基碑的碑身在1950年时,移存在天安门广场千步廊西墙根处,后来则不知去向。值得庆幸的是,在1950年的天安门广场上,影像扎实地留下了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物证——纪念碑的碑座。 参加奠基的不是全体代表 在我们已出版的教科书和影视剧、电视纪录片中,多有这样的表述:1949年9月30日,毛泽东主席率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全体代表,来到天安门广场,为人民英雄纪念碑举行奠基典礼,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参加了奠基仪式。 但我们从当时留下不多的照片中,发现并不是全体代表,影像足以证明,第一张是“周恩来代表主席团致词”,第二张是“毛主席宣读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第三张是“毛主席执锨铲土表示对先烈的崇敬”,这几张照片里,没有刘少奇。 那刘少奇到底参没参加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典礼呢? 这个问题,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纪念刊》有明确记载:“本日会议的执行主席刘少奇、李立三、沙千里、梁希、盛丕华担任选举总监督……”这句话,说明刘少奇当时是在中南海怀仁堂的会场里主持监、检票,没有前往天安门广场参加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礼。 又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纪念刊》明确记载: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典礼”,是在会场选举投票后,利用检票时间,事先通过“办法和碑文”。 在刘白羽《心灵的历程》一书中也有这样的记述:“这时已是黄昏,暮霭像烟雾一般笼罩在空中。”赵紫宸也回忆过:“我被邀去天安门广场参加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奠基礼。毛主席首先铲土放在碑基之上,我与数十人依次如法铲土。我不知何故,只有数十人随毛主席举行如此庄重的典礼。也许其他代表同时另有事务。” 这就说明,当时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典礼,不是所有与会代表都参加了。到底都谁参加了,一共多少人参加,谁没参加,仍需史信考据,更需档案文献佐证。 《哀乐》首次奏响 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典礼上,罗浪指挥华北军区乐团演奏了“风风铃”曲调的哀乐。在这以后,“风风铃”乐曲报中央政治局审阅后,被正式批准为典礼用乐曲。 “风风铃”是何种曲调?是谁创作的? “风风铃”那低回悲哀的旋律,是由陕西民乐演化来的,它的诞生要归功于延安时代的革命文艺工作者。 煤矿文工团著名作曲家刘炽收藏了一份关于“风风铃”的资料:在1942年春,延安鲁艺组织了一个“河防将士访问团”,赴驻延安附近的王震部慰问。此间,音乐界参加此行的作曲家刘炽、张鲁、关鹤童在演出间隙沿线采风。当他们来到米脂县时,请当地的著名唢呐艺人常峁演奏一些唢呐曲,在他吹奏的曲子中,有一曲民乐“风风铃”。 “风风铃”那悲壮、深情的旋律深深地吸引了三位作曲家,于是他们记下了“风风铃”独特的曲谱。这支乐曲采回来后,采集者根据其风格易名为《追悼曲》。在延安军民公祭刘志丹时,音乐工作者编配民乐谱,还填了歌词,临时命名为《公祭刘志丹》。 关于《哀乐》,华北军区乐团的指挥罗浪也有一种说法:《哀乐》源自流传于华北地区的一支民间唢呐曲,是他与张非、徐曙三人于1945年在晋察冀根据地采得。当时,罗浪等三人皆为晋察冀军区政治部所属的抗敌剧社音乐队骨干成员,罗浪本人担任指挥兼作曲。这一时期,音乐队来了个绰号“喇叭转”的民间唢呐艺人,此人为保定人氏,能同时吹奏数把唢呐,吹出种种花样,演出时颇受群众欢迎。在“喇叭转”演奏的曲目中,有一支婉转凄切的曲子,据本人说是专用于红白喜事,快节拍吹奏显得热闹,用于婚事;慢节拍吹奏转为哀婉,用于丧事。罗浪等人颇感兴趣,便记下了此曲乐谱。后来,由罗浪执笔将那支采得的唢呐曲进行改编,谱成乐队谱,并指挥乐队在祭奠仪式上如期演奏。 同一支《哀乐》,何以有不同的出处? 罗浪对此分析说:“说到底,这支曲子来自于我们民族的土地。”《哀乐》取材于华北地区民歌,且与地方戏曲有着一定渊源,其历史之久、流传地域之广,恐音乐史专家亦难以考证。在抗战后期,延安与晋察冀的文艺信息难以沟通,因此两地的音乐工作者分别采得此曲并改编《哀乐》,并非没有可能。 如果说《哀乐》原曲的采集者尚存争议的话,那么此曲最终被正式确定为国家典礼音乐却功非罗浪莫属。因为是他几经艺术加工成了《哀乐》,并让乐队学会了这一曲目的演奏。 1949年9月30日下午6时多,在天安门广场上举行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典礼上。由40余人组成的军乐队吹奏出《哀乐》深沉凝重的第一个音符。 这是《哀乐》首次在国家典礼仪式上被采用,自此一直沿用至今。 (本文作者朱彦为太阳娱乐集团app下载教授、闫树军为北京古都学会影像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2021-09-30